关键字: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买得起追求太低,值不值才是王道
2015-09-07 15:50:08 来源:一财网 作者: 【 】 浏览:2064次 评论:0

  近年来,中国“一掷千金”、“全球扫楼”的形象逐步强化,中国安邦保险(Anbang Insurance)去年更是因斥资19.5亿美元收购华尔道夫酒店而让外媒瞠目。不过,中国土豪也开始考虑值不值的关键问题了。

  据近期《金融时报》报道,安邦以几十亿欧元收购葡萄牙银行Novo Banco的竞标告败。据悉,当时这项收购将看作中国企业在欧洲金融服务业的最大规模收购,交易价值超过40亿欧元,而竞购的关键在于哪家中国公司的出价更高。

  知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PB(市净率)要低于1,ROE(回报率)要高于10%,这是安邦的投资底线;同时,安邦也要综合考量三大指标——选择、综合和财务成本收益。葡萄牙银行Novo Banco对于安邦而言或许存在价格过高或债务方面的考量。”

  传安邦竞购萄牙银行告败

  早在今年6月,便有外媒披露,复星、安邦看中了葡萄牙第三大银行Novo Banco,欲以40亿欧元的价格将其收入囊中。最初竞购Novo Banco的共有15家企业,葡萄牙央行选择了5家企业进入最后的竞购阶段。除了安邦保险和复星国际,其他竞购者包括西班牙桑坦得银行以及美国私人股本集团阿波罗全球管理和赛伯乐。

  9月1日,葡萄牙央行(Bank of Portugal)表示,与单一竞标者(据悉是安邦)的排他性收购谈判已结束,双方未能在8月31日最后期限前达成协议。

  葡萄牙央行表示,提出次佳收购方案的竞标者(非正式确定为阿波罗)将受邀就可能的协议展开排他性谈判。此外,列入候选名单第三位的竞标者(据悉是中国的复星国际(Fosun International))的出价也“完全有效”。

  《金融时报》也指出,这些竞标者都没有得到葡萄牙央行的官方确认,但熟悉谈判的几名银行家将安邦、阿波罗和复星国际分别列为第一名、第二名和第三名候选收购者。

  问题来了,葡萄牙银行Novo Banco究竟为何受到各界追捧?

  Novo Banco的前身是葡萄牙市值第一的银行BES(圣灵银行)。据悉,从BES盈利性来看, 2013年6月至2014年6月净亏损38.57亿欧元;从银行资产情况来看,贷款损失拨备2014年同比增长122.9%,坏账一年翻番,2014年BES终于破产。

  此后,葡央行启动救援计划,通过重组和注资来拯救BES。BES首先被拆分为两部分,“良好银行”(good bank)和“坏账银行”(bad bank)。拆分后,葡萄牙政府以49亿欧元注入“良好银行”,同时原圣灵银行的所有存款、高级债务和大部分资产将被转移至这一“良好银行”,并重新命名为“Novo Banco”。

  可见,没有了不良资产的压力与束缚,Novo Banco也有望转亏为盈。加之其实葡萄牙政府为了偿还当年IMF和欧盟的49亿援助贷款,出售Novo Banco也是必要之选。而安邦选择放弃这宗收购案,很可能是出于对其标价和债务可持续性的考虑。

  遵循三大标准 拓展金融版图

  那么近年来收购动作频频的安邦究竟有何投资逻辑?

  接近安邦的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安邦的既定目标是以保险投资为核心,容银行、资产管理、金融租赁等为一体的综合性跨国金融服务集团。在海外投资方面,安邦以金融业为主,主要投资保险和银行,且会根据保险资金的长期配置来投资房地产。

  该人士也告诉记者称,“只要看一下安邦自2014年以来的几宗收购案例便不难看出,安邦始终是按着自己的既定目标展开收购,而绝非是‘土豪式’盲目扫货。”

  2014年10月6日,安邦保险斥资19.5亿美元,从希尔顿手中接盘美国纽约地标建筑,拥有83年历史的华尔道夫酒店;一周之后,安邦保险收购了比利时有着百年历史的保险公司FIDEA,收购成本据称超2.209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7亿元);同年12月16日,安邦保险收购比利时金融机构德尔塔·劳埃德银行100%的股权。该银行开业至今已260多年,主要面向高端私人银行和企业客户,据悉此次收购价格为2.19亿欧元;2015年2月16日,安邦宣布收购荷兰VIVAT保险公司100%股权;仅隔了一天,安邦又宣布收购韩国东洋人寿,并保持东洋人寿上市地位,这是中国公司首次进入韩国保险市场。

  从上述收购案可见,安邦的确在按照自己的路线图扩大国际金融版图。

  此外,选择成本收益、综合成本收益和财务成本收益是安邦投资的三大标准。上述人士也告诉记者:“PB(市净率)要低于1,ROE(回报率)要高于10%,这是安邦的投资底线。”

  一直以来,安邦董事长吴小晖鲜少在媒体中曝光,因此各界对其投资逻辑也众说纷纭,但吴小晖此前率10名高管远赴美国求贤,在其长达200分钟的校园招聘会演讲中便不难洞悉安邦的国际化战略。

  当时,在吴小晖提及华尔道夫这一天价收购案时解释称,该投资案引起了中美媒体的强烈反响,有些人从表面上算就认为此酒店单个房间的收购均价贵了,其实做商业决策的时候最基本原则是盈利,以及其商业模型是否可持续,“这个酒店共1400多个房间,16.3万平方米的面积,19.5亿美金的投资约合每个平方米73000人民币,这个项目获得的是终身产权,我们觉得有很大的盈利空间。商业决策不能从概念出发,一定要有数据做支持,我们详细分析了纽约中城地区周边住宅价格,即每平米售价约20万-30万人民币,其中差价至少十万多人民币,这个项目潜在盈利性非常好。”

  上述知情人士也告诉《第一财经日报》,“安邦在收购华尔道夫酒店后,入住率已经有所提升”。

  中企“走出去”切忌盲目

  其实,安邦只是中国企业走出去的一个缩影,在全球化不断深化的今天,走出去的步伐已经势不可挡,关键在于怎么走,走得值不值。

  罗兰贝格全球CEO常博逸(Charles-Edouard Bouée)近期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独家专访时表示,“在VUCA世界里,中国企业先要知道如何向外界解释自己的商业管理模式,随后便要深思如何选择投资标的(包括标的的地点、类别和成熟度),第三就是要努力适应并融入全球模式。”

  VUCA——这四个字母由美国军队率先提出,如今已越发普遍适用。过去20年间,世界变得更加复杂动荡与不可预测,美国军队称之为VUCA(volatile/uncertain/complex/ambiguous)世界:动荡、无常、复杂、模糊。

  常博逸认为,中企走出去要吸取日本当年的经验教训。上世纪80年代,日本企业“走出去”势头达到巅峰,甚至呈现出“购下美国”的气势。到80年代末,全美国10%的不动产已成为日本人的囊中物。然而这一切来得“虎头蛇尾”——三菱公司购买洛克菲勒中心不久,就因经营不善、难以承受巨亏,而不得不以半价再次卖给原主;索尼哥伦比亚影片公司后来也被证明是日本亏损最大的企业并购案;圆石滩高尔夫球场转让案更是收购美国资产的日企的沉痛教训。

  “日本当时资金过度充沛,加之当时日本的房地产价格过高,在日本人的眼里,海外房地产的价格相对廉价,但他们又没有选择真正适合的投资标的,导致其在纽约、巴黎等城市遍地撒网购入标志性建筑,因此买价颇高。” 常博逸告诉记者,当年日本的状况同当前的中国如出一辙,因此有钱也要考虑标的的NPV(净现值),其实也就是究竟“值不值”。

温州总商会网声明:
  本网刊载或转载上述内容出于向总商会会员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表明证实其描述或赞同其观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相关建议。有相关建议或者意见请致电 0577-88529676 或发邮件至 wzszsh@wzszsh.com。
Tags: 责任编辑:张思思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给煎饼投了一千万,徐小平、周鸿.. 下一篇:2014年GDP初步核实增速7.3% 下调0..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最新文章

特别推荐

投资资讯

经济纵横

商会论坛

风险投资